我没机会去中国了‧出事前与友聊天‧死者一语成谶

所属栏目:讯息引资 2020-07-10 18:36:47 来源于:http://www.nsb13.com
我没机会去中国了‧出事前与友聊天‧死者一语成谶(柔佛‧新山4日讯)惨遭绑匪撕票的新加坡籍佛牌商人沈志荣,出事前曾与数名友人接触,没想到此刻还与友人相聚甚欢,下一刻就出其不意被人掳走,前后相差不到一小时。其中,他出事前与一名摊贩聊天时,谈到摊贩去中国旅游的事,当时摊贩说“下次一起去”,沈志荣却回了一句“我没机会去了”,没想到他一语成谶,过不久就被绑架。据马华士都兰达拉支会主席孙艪华透露,他上週六晚走访沈志荣经常活动的明里南街小贩摊时,获悉当地小贩都对外号叫“阿狗”(潮州话)的死者相当熟悉。一名水粿摊贩告诉孙艪华,沈志荣出事前,即11月26日晚上8时许,曾到他的摊位聊天。疑打完麻雀后被掳走“摊贩说,他跟‘阿狗’谈到自己刚从中国旅游回来,当时,‘阿狗’还开玩笑说为甚幺没带他一起去,摊贩就很直接地反应说‘那下一次一起去’,可是当时‘阿狗‘却奇怪地回覆了一句‘我没机会去了’。”孙艪华说,那名摊贩听到“阿狗”的回应,第一时间也很奇怪为甚幺对方说出这样的话,没想到现在发生“阿狗’遭人撕票的事,那句话竟一语成忏。据他了解,沈志荣过后也有跟在同一地点做生意的干妈聊天,大约晚上9点多,他又在市区明里南街一带,与麻雀友打牌。“根据‘阿狗’的麻雀友透露,当晚大家打牌到11点多就散场。一般时候,‘阿狗’也是在零时12点多到1点的时间回家。”他指出,沈志荣的妻子林彩梅(50岁)是在11月27日零时24分接到绑匪的第一通电话,依据这样的时间推测,沈志荣很可能是在打完麻雀散场后不久即被人掳走,这段时间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在明里南街一带探消息时,有几个人说‘阿狗’最后曾出现在24小时便利店,但这个消息暂时无法证实。”週日,孙艪华也找来新山市政局的两名官员,要求取调11月26至27日两天,市区内闭路电视所拍摄的画面,以便提供给警方寻找线索。据他了解,市区黄亚福街及明里南街一带,共装设了4部闭路电视,他希望对案件有一定帮助。“沈志荣被绑架时,穿着橙红色的衣服,左右手臂上的刺青也相当引人注意,希望有目击事发经过的民众能提供消息给警方。”拥3妻1住狮城2居新山消息指出,沈志荣严格来说共有3名太太,第一任太太相信是早年在新加坡注册结婚的妻子,第二及第三个妻子则都在新山。据了解,他生前非常疼爱第三个妻子所生的10岁左右的女儿,因此常在新山市区明里南街一带活动,并经常带小女儿到那里用餐。这一带的摊贩也对他样貌可爱的幼女并不陌生。孙艪华说,沈志荣在这活动多年,这一带的人基本都对他不陌生,甚至是24小时便利店的员工看到沈志荣的照片时,也说见过这个人。据他向当地的商贩了解,沈志荣是个相当豪爽的人,所以商贩对他的印象都不错。另外,沈志荣女儿的乾爹翁敦喜週日在新山中华公会绵裕亭的治丧处受访时说,他跟沈志荣的渊源来自于对方现在已19岁的女儿,因为这个女儿从小就由他的妻子来照顾,而且直到现在都跟他们一家生活在一起。“所以我女儿跟‘阿狗’的女儿感情很要好,就像亲姐妹那样。”警扣女子助查翁敦喜透露,据他所知,警方已在沈志荣遗体于本月1日发现当天,扣留一名女子协助调查。“我不清楚被扣留的女子是谁?不过她应该还没被放出来。”但是,孙艪华却说,他听到的消息是,警方原本是要扣留这名女子的男友协助查案,但警方上门时,男子不知所终。他指出,警方于上週六晚10时许,再次传召沈志荣的妻子林彩梅到新山中央警署问话。“警方早前已向林彩梅问话,但上週六又再传召一次,大概花了两个小时录供。”另外,他透露,斯里阿南警区的警方安排沈志荣的女儿週二前往警局作DNA的检验。据他了解,本案目前是由新山南区警方负责调查绑票案,而斯里阿南警区则调查谋杀案。威胁掌掴追到首任妻看準女友求助无门,无依无靠,死者软硬兼施,边“追”边“打”,把第一任妻子追到手。林金惠说,沈志荣年轻时就已是流氓痞子,爱打架闹事,她之所以跟他在一起,除了没有带眼识人,受他威胁之外,得不到家庭温暖也是一大因素。她说︰“他多次要求我跟他在一起被拒,一回恼羞成怒,把我拉到芽笼联络所后面,威胁并掌掴我,迫我跟他在一起。”林金惠说,她当时很怕,想到妈妈整天骂她,于是把心一横,当下离家出走,跟着他过着“浪迹天涯”的生活。防遭偷袭黑白两道24小时守灵堂为防有人偷袭死者母女,黑白两道24小时守灵堂。死者妻子林彩梅说,丈夫遇害,案件未破,她和女儿成了惊弓之鸟,如今草木皆兵,时时刻刻提防出现灵堂的陌生人。“这些人不知道是人还是鬼,我们担心匪徒会对我们母女不利,不敢大意。”她指出,丈夫被撕票,绑匪不是绑错人,就是另有目的,可能志不在钱。如果丈夫得罪人,她担心自己和女儿就是下一个目标。她说,丈夫生前有许多称兄道弟的好友,这两天都陆续赶来灵堂,24小时轮流守着她们母女俩。记者走访死者灵堂时,发现灵堂里聚集10来位身材魁梧,满身刺青的男子。他们时刻观察四周,特别留意接触死者妻女的陌生人。据悉,警方高度重视这起撕票案,丝毫不敢怠慢,案发后一直派人暗中守着母女,加紧察看动静。妻家门前曾遭3匪抢劫狮城商人遭撕票前,妻子原来曾在家门前被3名男女劫匪持刀埋伏抢劫。夫妻俩都是歹徒下手的目标。究竟劫匪和绑匪是不是同一伙人,留下谜团。据死者沈志荣在新山龙园住家的邻居爆料,劫案发生在案发两个月前,时间是午夜12时。当时,林彩梅开着车回家,正要下车开铁闸,就被3名持刀劫匪包围,要她交出身上财物。邻居说,劫匪还大肆搜查车内车外,似乎在找甚幺东西。当时有一辆神秘车从早到晚停在死者家外,后来才知道是匪车。“看来劫匪早就在那里埋伏,夫妻俩一个被抢一个被绑,看来有关连。绑匪应该蓄谋已久,很早就瞄上沈家。第3次遭绑架知情者透露,死者是第三次被绑架。街坊指出,死者曾经被绑架两次。不过,他说前两次的绑架案,涉及的数目没有这幺多,相信当时比较容易筹到钱,很快就解决了,没想到这次的赎金那幺多钱,才会酿成悲剧。“前两次被绑票,相信没有惊动警方,至于绑匪是不是同一批人,就不得而知。”放贷30年传身家500万死者据传有500万令吉身家,但只有他知道钱放在哪里。据悉,死者从事非法放贷生意二三十年,捞了不少钱。道上也传出,他瞒着幕后老闆“吃了一些钱”,死前身家应该有500万令吉(约205万新元)。既然死者身家丰厚,为何妻子却交不出80万令吉赎金?有爆料者说,因为死者口风严紧,只有他知道钱在哪儿,连老婆也不告诉,所以才惹来杀身之祸。老婆不知藏钱处不过,死者妻子澄清,丈夫平时为人相当大方,可能因此造成一个假象。“我们有多少钱,只有我们知道。”狮城商人为何被绑票,传出3版本版本1︰仇杀传账目不清黑吃黑掳人现场——黄亚福街,传出死者收账的账目不清,因黑吃黑事迹败露,招来杀身之祸。爆料者说,死者在当地放债已有20多年,收账不时向幕后老闆报小数,中饱私囊。据知,死者在马新两地都有放贷,不过主要地盘在新山。至于幕后老闆是大马人还是新加坡人,谜团有待解开。爆料者也说,死者之前专向妓女放贷,怀疑得罪同行,才会上演假绑架真寻仇。版本2︰绑错人非富人不解被绑架死者妻子说,他们只是小康之家,并非大富大贵,对丈夫为何被绑,感到不解。“我们又不是有钱人,为甚幺会有绑匪打我们的主意?我们怎幺可能在这幺短时间内筹到80万?”她说,之前绑匪打电话来要赎金时,她曾质问对方是不是绑错人,并说她没能力筹集这笔钱,但是绑匪还是不愿减价。版本3︰真绑架叫筹钱救妻找上门死者曾在电话上叫妻子“筹钱救我”,似乎真的被绑票。此外,死者妻子到黄亚福街找丈夫时,绑匪来电要死者和妻对话。死者当时劈头就问︰“你为何来黄亚福街找我?会害死我的。”如果给钱就能解决,看来是真的绑票。‧2011.12.04
相关文章